“扫一扫”
中外医讯

巴黎机场私有化公投 马克龙的毒药?


发布时间:2019-06-14 13:22:52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法媒称,为了反对巴黎机场集团(ADP)私有化而可能举行的公投,或许会让马克龙和他的执政党陷入政令无法实施的危险局面。

【欧洲时报6月13日秋狸编译】法媒称,为了反对巴黎机场集团(ADP)私有化而可能举行的公投,或许会让马克龙和他的执政党陷入政令无法实施的危险局面。
 
(巴黎机场 网络图片)
 
法国版《赫芬顿邮报》报道称,法国新的局面就要开始了。本周六6月15日,针对巴黎机场私有化事件,法国内政部将必须开启首次共同倡议全民公决(Référendum d’initiative partagée)的准备阶段。内政部长卡斯塔内也将不得不接受反对派的要求,为支持公决的代表们解释收集公决所需要的470万签名的具体组织步骤。“宣传工作至关重要,也是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最近对议会如此说。此前,卡斯塔内一直被指责为故意阻止这项“史无前例”的公民行动。
 
对于反对派怀疑政府害怕公决的说法,法国总理菲利普周二对此出来澄清:“民主党不会害怕任何投票,也不会害怕任何选举。”即使政府确实不会为此感到担忧,但报道称,此次公投依然有充分的理由变成让马克龙束手束脚的“锁链”。
 
理由一:左翼联盟的最佳燃料
 
关于这次选举对左翼政党的助力作用,“不屈法国”党议员弗朗索瓦·鲁芬(Francois Ruffin)周一在一段视频中说的最明确:“在左翼的‘集市’上,我们正在共同开展一场运动,肩并着肩,团结由此产生……这是我们重回正轨的方式。”对于左翼联盟来说,在欧洲议会大选中没能做到的,如今已经要实现了。这项公投联合了所有社会党、不屈法国党、共产党和环保党议员,在接下来几个月里,每个阵营都可以“战斗”,都会有所贡献,并且不会有一家独大的风险。
 
报道称,对于一直致力于让反对党彼此分裂的政府来说,一个团结的反对派是最可怕的。风险无法被最小化,对手很可能胜利。
 
理由二:漫长曲折的公投过程
 
公投前的第一准备阶段将于本周五(6月14日)开启,在整整9个月的时间里,如果同意举行公投,法国公民可以在政府为此设立的网站上提交自己的签名。这就意味着,一直到2020年春天的市政选举,公投都将如达摩克里斯之剑一般,悬在政府头顶,持续造成压力。
 
如果赞成公投的签名数量达标,那么在正式举行全民公决之前,将进入长达6个月的组织期。无论如何,这项前所未有的公民投票一直到2020年底或2021年初之前都不可能举行。
 
这就是说,在整整两年时间里,这个浩大的活动除了能阻止政府实行巴黎机场私有化的进程外,还给反对派提供了定期站出来进行讨论以及展开媒体攻势的绝佳机会。
 
理由三:“私有化”的沉重含义
 
报道称,大力推行私有化改革的马克龙政府近来越来越少使用“私有化”这个词。最近,马克龙和其幕僚更喜欢使用“特许权”这个说法,足以看出他们对“私有化”一词背后联想的忌惮。
 
如果说“私有化”变为一个“禁词”,说明此次巴黎机场事件背后潜藏着一个更具象征性,更具争议性的主题:政府领导的自由主义政策。这也是反对者们攻击的目标。
 
“问题不在于被私有化的是奥利机场,还是戴高乐机场,问题比这更大。问题是,该是停止的时候了,我们说‘不’,一个坦率的、巨大的‘不’,一个巨大的否定:我们不希望进入那个世界。”周二,反私有化支持者们在法国《世界报》上刊登的请愿书中如此写道。报道指出,这一次的全民公投和反对派们所真正反对的,实际上是埃马纽埃尔·马克龙。
 
理由四:万喜集团和高速公路
 
公投支持者们的请愿书第三行提到了一个人们熟悉的名字:万喜(Vinci)。该集团是首批对巴黎机场表现出兴趣的集团之一。很多人或许不知道,万喜集团不只是法国最大的建筑承包商,还是21世纪初收费高速公路私有化时,获得大量特许控股经营权的“大赢家”。
 
问题是,这种操作在一般观念中被普遍视为是政府在向大私企集团“送礼”,“黄衫”军就经常谴责他们互相勾结。对于经常被指责是不为大众代言,站在少数精英立场的马克龙,万喜集团的名字在此时出现,可能会勾起民众更多不好的回忆。

(责任编辑: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