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揭秘美国史上最大规模招生丑闻


发布时间:2019-06-12 11:03:49    来源于:大发棋牌牛牛

摘要:美国大学招生繁复的申请制度也是出于其“追求公平”的初衷,即从早年的唯分数论到如今的综合性评估,只是没有想到被“有心人”钻了制度的空子。

美国大学招生繁复的申请制度也是出于其“追求公平”的初衷,即从早年的唯分数论到如今的综合性评估,只是没有想到被“有心人”钻了制度的空子。

 

 

日前,美国爆出史上最严重的大学招生舞弊丑闻。根据联邦调查局(FBI)公布的起诉书,多位富豪家长、好莱坞演员、名校教练和大学申请机构主管参与了一系列在全美范围内的大学录取诈骗案件。这些父母通过付巨款给一个“大学录取辅导组织”的方式让自己的孩子得以被名校录取。事件曝光后立刻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

 

舞弊手法曝光

 

据检方指控,这起弊案的核心人物名叫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他通过自己创办的“钥匙大学录取辅导公司”(The Key)和“优势大学和就业网络”(Edge College and Career Network LLC)等多家企业和基金会进行操作一切。“钥匙”公司看起来和其他普通的辅导公司没有区别,然而根据美国司法部检察官公布的信息,这家公司实际上涉嫌多类欺诈。

 

辛格和他所控制的几家公司主要通过两大渠道帮助客户进入美国名校。首先是帮助考生在标准化测试中作弊。辛格通过贿赂SAT或ACT(相当于美国高考)监考官的方式,帮助自己客户子女在考试中获得分数,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可谓是煞费苦心。 

 

美国标准化测试的考场环境和中国高考在大多数情况下差不多,考生通常会在教室或体育馆里统一集中答卷,在这种现场严密监控的条件下想要大摇大摆地作弊不被发现比较困难。但是通过细致的调查,辛格发现“残障”考生可以在单独的环境下考试,考官也会给他们更长的答题时间。于是辛格就指示那些家长向监考部门撒谎说自己的孩子有“学习障碍”,需要单独监考,然后他再通过自己控制的公司向单独监考的考官行贿。有时候他会让考官直接把答案发给考生,还会让他们在收卷之后手动修改考生的答案。

 

如果不巧碰到两袖清风的考官,辛格也有办法。他的公司除了专门贿赂考官之外还雇佣了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天才枪手”马克 • 里德尔(Mark Riddell)。现年36岁的里德尔不仅是个名副其实的哈佛大学毕业生,而且还是大学校队里的网球明星,曾短暂地打过职业比赛。他的本领是在事先不知道题目和答案的情况下,考生想要考几分,他就在现场替他考出几分。每次替考他大概能从辛格那里得到10000美元的酬劳。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天才”。

 

除了在标准化测试中造假以外,辛格还发现了美国高校招生的另一个制度漏洞。对于那些参加全国性体育赛事的大学来说,学校通常会保留几个“体育特长生”的名额。美国名校对于这类考生的成绩要求会比普通考生低一些。

 

美国社会非常看重各个大学校队在体育竞技中的表现,很多大学体育协会(NCAA)比赛的门票价格甚至高于NBA或NFL,绝大多数 NBA 职业球星当年也都是从参加 NCAA 比赛的大学校队中走出来的。再加上美国体育竞技市场的庞大规模必然导致校队教练在美国高校里拥有某些特殊的权力和地位,比如他们可以享受着数倍于校长的工资,并独揽“体育特长生”的招生大权。

辛格正是认准了这点,所以决定把目标锁定在体育特招。他首先通过贿赂买通了包括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主教练、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南加州大学体育部高级副主任、水球教练、女子足球队主教练和助理教练等在内的多位校队教练和学校高层,让他们提前预留好位置,然后他再协助自己的客户伪造子女的运动经历和体育证书。在揭露出来的案件中,有许多富人的子女都是通过这一途径进入美国名校的。

 

被卷入的名人名校

 

据检方控诉,辛格在2011-2018年这七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以上眼花缭乱的操作总共赚了2500万美元(约合1.7亿人民币)。辛格已经对他犯下的诈骗、洗钱、逃税、妨碍司法公正等罪行供认不讳。另外被起诉的50人当中,以家长为主,有33人,涉及多名好莱坞女星和知名企业高管,剩下的有大学里面的体育教练和外部招生顾问等。

 

已被检方起诉的家长中有曾出演《绝望主妇》的艾美奖影后菲丽西提 • 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根据起诉,霍夫曼和其丈夫威廉姆•H•梅西(William H. Macy)以1.5万美金雇佣他人来顶替其长女参加SAT并最终拿到了1420分。4月8日检方透露,包括好莱坞女演员霍夫曼在内的13名家长,已经同意就被指控的密谋邮件欺诈罪等罪名认罪。据悉检方将寻求对霍夫曼等家长判处监禁,刑期在6到21个月之间,不过,最后的量刑还取决于许多因素。


∧涉案女星菲丽西提·霍夫曼

 

另一名女演员、《欢乐满屋》的主演洛莉 • 路格林(Lori Loughlin)与时尚设计师丈夫也在该案50名被告之列。据悉,路格林和丈夫被控向学校教练行贿50万美元来帮助两个从来没有参加赛艇比赛的女儿以舵手身份加入南加州大学赛艇队。

 

案件还波及到了两任美国总统。其中一位被指收受贿赂的大学教练正是奥巴马女儿的网球教练戈登 • 厄恩斯特(Gordon Ernst)。起诉书显示,他在2012-2018年间以“咨询费”的名义总共收受了至少270万美元的贿赂。而特朗普的女婿兼白宫高级顾问贾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当年靠他父亲250万美元捐款进入哈佛大学的往事也被媒体挖了出来。

 

涉案女星洛莉·路格林

 

涉案的大学包括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等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世界名校。3月25日,耶鲁大学撤销了一名涉嫌舞弊学生的入学资格,由此成为第一所采取此类应对措施的大学。耶鲁大学方面透露,有两名学生在女子足球教练鲁迪•梅雷迪思(Rudy Meredith)的协助下,假冒体育特长生向耶鲁大学提交了入学申请。其中一人的申请被拒,而另一人在被录取后一直就读于耶鲁大学。据报道,2017年11月,这名女生的父母向“申请中介”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

 

目前,还有德克萨斯大学已经开除了涉案的网球教练,斯坦福大学开除了帆船队教练。在被起诉的十名大学教练和官员中,有四位来自南加州大学。整个案件中的所有赃款有一半都流入了这个四个人的腰包,其中南加大体育部高级副主任一个人就受贿高达130万美元。同时南加大承诺对正在进行的录取过程进行复查,并且已经取消了几位申请者的录取资格。

 

招生制度缺陷

 

在美国,绝大多数大学(尤其是哈佛、耶鲁等私立名校)本科招生所依据的指标众多,包括申请者标准化测试(SAT/ACT)成绩、中学平时成绩、大学预科课程成绩、课外活动表现、体育特长、申请文书以及推荐信。美国大学设立如此复杂的招生制度从表面上看是为了录取“全面发展”的学生。但与此同时,主观性强、透明度低的大学录取过程也成了滋生腐败的温床。

 

在美国大学录取的过程中有一条被称为 “家族遗产录取”(legacy application)的潜规则。“家族遗产录取”有两种,第一种是如果你的父母或家人是该学校的校友(通常只有本科毕业于该学校才算校友,少数学校将研究生也计算在内),那么学校会择优录取。这么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收益的考量,哈佛大学这类学校十分希望每一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学生都能来上学,毕竟少一个学生就少一份收入,而校友子弟通常会选择他们父母的母校。而且成功的校友更倾向于给自己的母校捐款。所以这些大学也更愿意招本校校友的子弟。普林斯顿大学官方网站上显示,在即将入学的2022级本科新生中有14%是校友子弟。

 

第二种“遗产录取”就是真正靠物质遗产了。美国的顶尖名校基本上都是私立学校,私立学校要生存和发展,首先要解决财务来源,光靠学费是远远不够的。学费之外的一个重要途径是靠捐赠,而捐赠的来源则主要是校友以及富裕阶层。父母通过对学校进行巨额捐款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的孩子可以大摇大摆地从“后门”进入大学。至于父母捐多少钱能把孩子“买进去”,各个大学从来不会明码标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类子女获得的“加分”比其他所有方式都要多。

 

在此次案件庭审中曝光的内部邮件里,前哈佛肯尼迪学院院长深情地感谢哈佛招生办主任菲茨西蒙斯(Fitzsimmons)录取某几位捐赠者的子女,“招到某某某(被法院涂黑)和某某某都是大胜利。某某某一直非常有兴趣给我们捐楼。”《纽约时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哈佛大学学生里的15%来自全国最富裕1%的家庭,3%来自最富裕0.1%的家庭,哈佛大学学生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17万美元,远高于平均水平。

 

在需要有财务来源的同时,美国名校也需要维持高水平的体育竞技、艺术水准,那么在学术能力和其他因素之间必然要平衡,会录取一些体育与艺术专才,这样就给名校内部人员创造了寻租空间以及有心人士提供了操弄的渠道,这是制度性原因。

 

这起案件的涉案人员被起诉是因为欺诈贿赂,是对综合录取制度的滥用,挤掉了真正优秀学生的深造机会,产生了社会不公。而具有能力和意愿进行招生舞弊的家庭,往往来自于富裕阶层,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社会仇富心态。

(责任编辑:Mark)